<track id="lpplp"><strike id="lpplp"></strike></track>

<pre id="lpplp"></pre>
<track id="lpplp"></track>

<track id="lpplp"></track>

<pre id="lpplp"></pre>
分享
中新經緯>>產經>>正文

特稿|有門店一天賣40萬盒:新“藥中茅臺”的前世今生

2022-12-11 18:10:27 中新經緯

  中新經緯12月11日電 (王玉玲 魏薇)“十月份的時候,我通過藥店朋友渠道弄到了幾百盒連花清瘟膠囊,想著賣給街坊鄰居,結果沒人要。這幾天都被搶完了,還有人高價來收!币晃槐本┦忻窀嬖V中新經緯。

  連花清瘟火了三年,最近更是火到斷貨。在線下藥店、藥品電商平臺,連花清瘟已經發展到了一藥難求,甚至有市民反映藥價暴漲240%。

  另一家位于石家莊的藥店經銷商對中新經緯表示:“一個門店一天賣了40萬盒,箱子空了,直接堆門店開始拆箱子賣,不往貨架上擺了,工人們都在加班加點生產!

  嶺醫藥產業園 來源:受訪者提供

  連花清瘟賣爆的背后,它的生產商以嶺藥業也成了上市藥企中的明星,投資者寄希望于其成為繼片仔癀后下一個“藥中茅臺”。從9月26日至12月9日,以嶺藥業收盤價從每股18.83元漲至50.88元,股價漲了170%。最近幾個交易日,以嶺藥業平均日成交額超過100億元,力壓茅臺和五糧液。連花清瘟是如何成為爆款的?擴大產能的門檻在哪里?背后的以嶺藥業又是一家怎樣的企業?

  “A股最富院士”

  以嶺藥業的全稱是石家莊以嶺藥業股份有限公司,創建于1992年6月16日,“以嶺”二字就出自它的創始人吳以嶺,隨著以嶺藥業股價的暴漲,吳以嶺也被稱為“A股最富院士”。

  結合公開資料和媒體報道看,吳以嶺1949年出生于河北故城縣一個中藥世家,17歲左右就開始跟隨其父問診治病。1977年恢復高考后,吳以嶺考入河北醫科大學,隨后考取南京中醫藥大學研究生,畢業后被分配到河北省中醫院心血管內科工作。

  來源:以嶺藥業官網

  1992年,河北省成立了高新技術開發區,吳以嶺創辦了石家莊開發區醫藥研究所,也就是以嶺藥業的前身。

  2009年,吳以嶺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2011年,以嶺藥業登陸A股!捌髽I發展到一定的階段,自然需要上市的!眳且詭X曾稱。

  從股權結構看,以嶺藥業是一個典型的家族企業。據2022年半年報,由吳以嶺100%控股的以嶺藥業科技有限公司是以嶺藥業第一大股東,持股比例31.51%;其子吳相君持有20.81%股份,女兒吳瑞持有2.34%股份,其姐吳希珍持股0.36%。不難看出,作為一致行動人,吳氏家族牢牢把握著公司的控制權。

  以嶺藥業的管理層中也有數位吳氏家族成員。比如吳以嶺為以嶺藥業的董事長,吳相君為董事、總經理,吳瑞為董事、董事會秘書,財務負責人李晨光是吳以嶺的外甥。

  《2022胡潤中國百富榜》顯示,吳以嶺家族以230億元財富位居榜單235位,排名比2021年上升了128位。在新冠疫情開始前的2019年,吳以嶺家族的財富為85億元,三年間財富增長145億元。

  來源:胡潤百富官網

  盡管公眾可能因為連花清瘟才知道以嶺藥業,但以嶺藥業的業務并非只有這一款單品。公開資料顯示,以嶺藥業有三大業務板塊,分別是化生藥、健康產業和專利中藥。

  前兩大業務板塊對公司的貢獻程度在財報中沒有詳細披露。從2022年半年報看,其他專利產品和其他類的營收分別為1.88億元和5.51億元,在總營收中占比不高,分別為3.37%和9.91%。

  三大板塊中最核心的是專利中藥板塊,涵蓋了心腦血管疾病、感冒呼吸疾病、糖尿病、神經系統、腫瘤用藥等領域。

  在新冠疫情之前,以嶺藥業最暢銷的是針對心腦血管類疾病的中成藥,主要代表是通心絡膠囊和參松養心膠囊。針對感冒呼吸系統疾病,以嶺藥業上市的主要產品就是連花清瘟膠囊/顆粒。連花清瘟研發于SARS期間,但2004年5月才獲準生產上市,彼時SARS疫情已散去。

  根據以嶺藥業招股書,2008年至2010年,心腦血管類藥物銷售金額分別為8.47億元、10.98億元和15.14億元,所占比例分別為91.08%、67.62%和92.26%,而抗感冒類藥物銷售金額占比僅為7.04%、31.16%和4.58%。

  新冠疫情暴發后,連花清瘟曾引發數次爭議,從被傳世衛組織推薦、再到被王思聰質疑,如今又被賣斷貨,連花清瘟也讓以嶺藥業賺得盆滿缽滿。

  2020年至2022年上半年,以嶺藥業抗感冒類藥物(注:2020、2021年年報也寫為“呼吸系統類”)的營收分別為42.56億元、41.08億元、25.53億元,在以嶺藥業營收中的占比分別達48.46%、40.60%、45.87%,對公司營收的貢獻已趕超心腦血管類藥物。

  究竟是不是“神藥”?

  連花清瘟膠囊到底有何功能?根據12月8日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印發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居家治療常用藥參考表》,連花清瘟膠囊適用于出現發熱癥狀的患者,與布洛芬、宣肺敗毒顆粒、清肺敗毒顆粒等并列。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九版)》中提到,連花清瘟膠囊(顆粒)可用于醫學觀察期(有乏力伴發熱的臨床表現)、部分輕型和部分普通型病人的治療。

  可見,連花清瘟膠囊不是新冠“特效藥”,而是有一定適應癥的對癥治療藥物。在其藥品說明書中寫道,該藥品用于治療流行性感冒屬熱毒襲肺證。適應癥為發熱或高熱,惡寒,肌肉酸痛,鼻塞流涕,咳嗽,頭痛,咽干咽痛,舌偏紅,苔黃或黃膩等。

  山東大學齊魯醫院教授、臨床藥理學博士研究生導師郭瑞臣告訴中新經緯記者,連花清瘟膠囊可用于輕型或普通型新冠肺炎的對癥治療,有助于改善發燒、流涕、咳嗽、頭痛、咽干咽痛等癥狀,但絕不是“神藥”。

  郭瑞臣認為,連花清瘟顆粒/膠囊與其他新冠肺炎居家參考中成藥,如金花清感顆粒、宣肺敗毒顆粒、清肺排毒顆粒、疏風解毒膠囊及其他清熱解毒的中成藥組方大同小異。其組方和制備工藝,都比較常見。

  同時,郭瑞臣提示道,連花清瘟膠囊只能應用于輕癥患者的對癥治療,不適用于危重型患者。

  對于部分民眾的囤藥及預防性服藥問題,某三甲醫院藥師對中新經緯記者提示道,不是感染新冠病毒就可以用這個藥,需要根據患者的體質,發病的時間,病情進展情況來用藥,特別是兒童用藥,貿然用藥更容易適得其反。如果用藥不當,很容易造成藥物濫用。

  “不建議使用連花清瘟預防,連花清瘟膠囊中含有灸麻黃,可以吃但需要辯證論治,藥物也有一定的不良反應存在,高血壓、風寒感冒、脾胃虛寒等患者都不適用!彼帋熖崾痉Q。

  來源:中新經緯 董湘依攝

  國家藥監局官網顯示,連花清瘟是以嶺藥業獨家品種。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上市的連花清瘟有三種劑型,連花清瘟膠囊(批準文號:國藥準字Z20040063),為甲類OTC(非處方藥);連花清瘟顆粒(批準文號:國藥準字Z20100040)、連花清瘟片(批準文號:國藥準字Z20080422)均為處方藥。

  根據國家藥監局《中藥保護品種公告(第2號)》,連花清瘟被列入中藥保護品種,保護級別為二級。

  中新經緯注意到,與中藥保護品種一級相比,二級相對普遍!吨兴幤贩N保護條例》(下稱條例)顯示,獲得一級保護品種的處方組成、工藝制法,在保護期限內由獲得證書的企業及有關單位個人負責保密,不得公開,同時要求建立必要的保密制度。其中就包括了云南白藥、片仔癀等。

  對于二級保護,條例表示,被批準保護的中藥品種,在保護期內僅限于由獲得《中藥保護品種證書》的企業生產,這意味著,獲得保護的企業僅擁有部分意義上的生產獨占權,無法像失去專利保護期的西藥原研藥一般,由仿制藥企進行擴產,產能提升程度有限。以上述條例公布的保護日期計算,其保護起末日期為2013年9月6日至2020年9月6日,即連花清瘟或已不再具有二級保護。

  不過,以嶺藥業還對連花清瘟申請了專利。根據招股書,連花清瘟母專利和子專利將在2023年至2030年陸續到期,但專利日期有可能不斷擴展。以嶺藥業在2021年年報中透露,連花清瘟授權的專利對該產品保護期限到2040年。

  銷量高峰與疫情密切關聯

  中新經緯注意到,連花清瘟在過往歷史中的銷量高峰與疫情、流感季密切相關,其本身研發歷程也與疫情密切相關。

  根據公開資料,連花清瘟膠囊抗SARS期間率先進入國家藥審綠色通道既治療感冒又抗SARS病毒的中藥新藥,其上市日期為2004年5月9日。

  2009年4月30日,中國將甲型H1N1流感納入乙類傳染病,依照甲類傳染病管理。而連花清瘟的銷量從2008年的1.76億粒增至2009年的13.82億粒,銷售額從6000萬元暴增到5億元,同比增長670%。

  而據招股書披露,2010年,隨著甲流疫情有效控制,經銷商對連花清瘟膠囊的庫存量較大,市場主要處于消化庫存階段,連花清瘟銷售收入下降。

  中康CMH向中新經緯提供的銷售數據顯示,在本次新冠疫情流行期間,連花清瘟取得了不俗的銷量。就零售市場而言,2020年連花清瘟(不區分劑型)銷售額為34.31億元,同比增長167.1%,公立醫院終端市場銷售額為7.00億元,同比增長38.90%。

  為何逢疫情就會大賣?中新經緯注意到,第一,連花清瘟頻繁進入國家診療方案;第二,連花清瘟積極開展臨床試驗,并披露效果;第三,以嶺藥業為連花清瘟及時構建知識產權壁壘。

  就第一點來看,在甲流蔓延期間,2009年5月9日,國家衛生部對公眾發布了第一版《人感染甲型H1N1流感診療方案》,連花清瘟位列中成藥首位。此后,連花清瘟頻繁進入流感診療指南,而在本次新冠疫情流行期間,連花清瘟被列入《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四/五/六/七/八版)》等診療方案。

  同時,以嶺藥業積極推動連花清瘟進行相關臨床試驗,并通過其確切的治療效果為藥物進行背書,增加適應癥的方式為藥物打開銷售,連花清瘟能夠起作用的病毒名稱越來越多。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醫療機構開展連花清瘟膠囊相關研究時,多采用聯合用藥的形式,進行回顧性研究。例如連花清瘟聯用奧司他韋治療流行性感冒;聯合洛匹那韋/利托那韋、聯合干擾素、阿比多爾片等抗病毒西藥治療新冠肺炎等。

  該類聯用在國家衛生健康委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中有所提及,其中明確,對COVID-19的藥物治療建議經驗性使用抗病毒藥并對癥聯合應用中藥制劑。

  中新經緯注意到,以嶺藥業也十分注意對連花清瘟的知識產權保護。上海市衛生和健康發展研究中心醫學科技情報研究部副主任楊山石對中新經緯介紹道,以嶺醫藥科技有限公司連花清瘟相關專利記錄40條,除在中國專利布局外,向世界知識產權組織提交PCT發明申請2件,從法律狀態和專利類型看,包括授權發明3件,發明申請8件。

  在本次疫情期間,以嶺藥業還申請了一項名為“一種中藥組合物在抗冠狀病毒、保護臟器、 提高免疫力藥物中的應用”的專利,目前處于“審中”狀態。

  (更多報道線索,請聯系本文作者王玉玲:wangyuling@chinanews.com.cn)(中新經緯APP)

  (文中觀點僅供參考,不構成投資建議,投資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

責任編輯:李中元

來源:中新經緯

編輯:楊京川

廣告等商務合作,請點擊這里

未經過正式授權嚴禁轉載本文,侵權必究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報料郵箱(可文字、音視頻):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2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亚洲第一久久久久久久久久
<track id="lpplp"><strike id="lpplp"></strike></track>

<pre id="lpplp"></pre>
<track id="lpplp"></track>

<track id="lpplp"></track>

<pre id="lpplp"></p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