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lpplp"><strike id="lpplp"></strike></track>

<pre id="lpplp"></pre>
<track id="lpplp"></track>

<track id="lpplp"></track>

<pre id="lpplp"></pre>
分享
中新經緯>>汽車>>正文

拆解新能源車產業“利潤鏈”:鋰鹽傲視群雄 隔膜“悶聲發財”

2022-09-08 03:20:01 21世紀經濟報道

  拆解新能源車產業“利潤鏈”:鋰鹽傲視群雄 隔膜“悶聲發財”

  整體上看,上半年基礎原材料仍處相對高位,下游材料和電池制造成本依然高企。

  隨著比亞迪、廣汽埃安等主流車型的快速放量,2022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車的滲透率正在快速提升。

  9月6日,第四屆全球新能源與智能汽車供應鏈創新大會上,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工信部原部長苗圩表示,新能源汽車滲透率達到25%的目標大概率可提前3年,即在今年實現。

  相關數據顯示,上半年,新能源汽車銷量260萬輛,同比增長115%,市場滲透率達21.6%,這也帶動了需求端總量的明顯增長,并對鋰電產業鏈帶來有力支撐。

  僅以納入Wind鋰電池板塊的81家樣本企業為例,上半年超過86%的公司實現收入增長,另有75%的公司凈利潤同比提升。

  只是,由于產業鏈內部的成本構成、產能釋放,以及供需關系等存在一定差異,上半年不同環節間的利潤率、業績彈性也相差明顯。

  比如表現最突出的鹽湖提鋰企業毛利率可達90%以上,而電池制造環節的毛利率則在15%以下,甚至部分公司低于10%。

  鋰鹽仍是“最強之矛”

  上半年鋰鹽大漲,碳酸鋰由年初的每噸28萬元左右最高漲至接近52萬元。

  這引起了下游電池企業的強烈不滿,一季度寧德時代利潤也因此環比大幅下滑。此后,每當下游召開行業會議時,鋰價反而成為了討論的焦點,甚至業內亦有人戲稱為“吐槽大會”。

  實際數據表現上,確實沒有哪一個環節的利潤率可以超越鋰礦、鋰鹽行業。

  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統計,公布相關數據的13家鋰鹽企業,上半年相關產品平均毛利率達71.03%,同比平均增長了35.63個百分點。

  從中報數據來看,此前部分車企創始人“碳酸鋰的成本可能就3萬-5萬元”的說法,并不嚴謹,是在拿個別企業的成本水平來代表整個行業。

  表現在半年報上,能夠實現達到上述成本水平的企業,只有鹽湖股份等三家鹽湖提鋰企業,其毛利率均超過了90%。

  “鹽湖產能和產量畢竟是少數,國內大多數鋰鹽產能還是礦石提鋰,其中實現完全自供的公司比例很小,絕大多數原料來自于進口礦!比A東一位鋰電行研人士表示。

  若從該角度來看,上半年國內鋰鹽的平均成本遠不止5萬元/噸,尤其是部分外采原料型鋰鹽廠,半年報中的鋰鹽毛利率50%出頭,與鹽湖提鋰企業相差極大。

  相比之下,另外兩種核心原料鈷、鎳價格雖然也有一定表現,但是受到成本端上漲的影響,相關公司的盈利帶動并不十分明顯。

  長江有色市場數據顯示,上半年鈷均價為51.5萬元/噸,2021年同期則為35萬元左右,均價上漲明顯。

  不過,寒銳鈷業發布的半年報顯示,當期公司鈷產品毛利率為33.63%,同比只增長了0.79個百分點。

  對此該公司人士表示,“售價確有顯著提升,但是鈷精礦同期也出現明顯增長,所以利潤率提升并不明顯!

  比較鈷精礦上半年走勢也可看出,年初鈷精礦華東區域價格約26美元/磅,到今年5月時漲至接近32美元/磅,而同期鈷價已經開始下滑。

  疊加4月以來銅價的下滑,寒銳鈷業二季度凈利潤也較一季度出現了小幅下降。

  實際上,最上游原材料上半年的走勢都差不多,除了鋰價表現堅挺外,鈷、鎳和其他基本金屬均呈現先漲后跌的走勢。

  其中,又以鎳價表現最為突出。今年3月上旬的倫鎳異常波動事件,提前將鎳價未來幾年的上漲空間透支,此后與其他金屬一道下跌,至今已回落至3月異動前的水平。

  不過,由于A股相關上市公司吉恩鎳業、華澤鈷鎳早已退市,所以難以觀察到相關企業盈利趨勢的變化。

  整體上看,上半年基礎原材料仍處相對高位,下游材料和電池制造成本依然高企。

  隔膜環節“悶聲發財”

  鋰、鎳、鈷主要用于三元電池的正極材料,而磷酸鐵鋰的正極則是鋰、鐵為主,所以二者成本、售價存在顯著差異。

  百川盈孚數據也顯示,今年一、二季度全國磷酸鐵鋰均價分別為14.5萬元/噸和15.6萬元/噸,同期三元材料均價則達到了32.7萬元/噸和35萬元/噸。

  表現在半年報上,磷酸鐵鋰企業的利潤率也要高于三元材料。

  以特斯拉供應商中偉股份為例,該公司是全球三元前驅體的行業龍頭。上半年,該公司鋰電正極前驅體材料毛利率為11.1%,同比下降1.37個百分點,其中三元前驅體毛利率為11.89%,下降0.56個百分點。

  公司對外采購原材料中便包含了硫酸鈷、硫酸鎳,并參考上海有色的現貨報價,在上半年鈷、鎳價上漲的背景下無疑也受到了一定影響。

  相比之下,磷酸鐵鋰利潤率更高,如富臨精工、德方納米上半年毛利率分別達到17.46%和27.81%,均處于同比提升狀態。

  “制造成本上,三元電池也要明顯高于磷酸鐵鋰,加上三元材料價格遠高于鐵鋰,考慮到投入產出比的因素,三元不可能達到磷酸鐵鋰的利潤率!鄙鲜鲣囯娦醒腥耸勘硎,同時近兩年國內磷酸鐵鋰需求增速也明顯高于三元材料,供需關系也使得鐵鋰的溢價能力更好一些。

  相比之下,負極環節則受制于石墨、針狀焦等原料上漲,以及石墨化加工費高企等影響,上半年利潤率出現明顯下滑。

  負極行業龍頭貝特瑞半年報給出的數據顯示,“上半年石墨化代工價格大幅上漲,二季度上漲到2.8萬元/噸。原料方面,東北地區鱗片石墨價格同比上漲約73%,山東地區鱗片石墨價格同比上漲約36%;針狀焦上漲至每噸1.1萬元以上……”

  另據百川盈孚負極行業分析師周浩測算,油焦、針狀焦每上漲5%到10%,負極成本會抬升2000到3000元左右。

  上述背景下,披露相關數據的貝特瑞、中科電氣負極材料毛利率均出現10個百分點以上的下降,整體維持20%左右的水平,貝特瑞可以達到23.54%。

  此外,受到訂單飽滿、出貨量增加的帶動,該環節企業仍然可以實現盈利增長。

  四大主材中,電極液環節上半年變動最大,二季度六氟磷酸鋰、電解液價格腰斬,但是由于前期積累的漲幅和均價高于2021年上半年,多數企業利潤率保持增長,只有天際股份因產品構成利潤率有所下降。

  中報顯示,天際股份六氟磷酸鋰成本增長167.09%,收入增長142.84%,當期毛利率小幅降低8.1個百分點至50.73%。

  “橫向對比,利潤率較高且能夠保持穩定的是隔膜,一個是其原料成本占比非常小,另一個就是產品價格很穩定,就沒漲過價!鄙鲜鲣囯娦醒腥耸恐赋,隔膜可以賣到每平米1元以上,涂覆隔膜則超過2元,部分海外出口價格接近3元,而其原料成本只有幾毛錢。

  各家隔膜企業上半年毛利率也可以達到50%左右,其中恩捷股份膜類產品毛利率為52.03%,星源材質鋰離子電池隔膜毛利率也達到47.01%。

  在上述人士看來,隔膜雖然關注度不如鋰鹽,但是勝在價格穩定、進入門檻較高,可能會成為四大主材中盈利最好的環節,“沒漲過價,就不會刺激外部資本進入和新增產能,而且隔膜環節要把量做起來才能賺錢!

  電池、整車成本壓力仍存

  早在2021年7月,本報報道曾提前預警,“大宗商品系統性上漲背景下,動力電池材料成本無疑迅速增加……甚至,部分原材料不排除進一步上漲的可能,對于鋰產品價格的上漲,上游顯然更樂見其成。映射到寧德時代等產業鏈中游企業的2021年財報上,便可能是前述成本曲線下降趨勢的結束,甚至今年其平均成本趨勢可能會掉頭上行!

  彼時,碳酸鋰市場均價尚不足10萬元/噸。即便如此,2021年寧德時代動力電池系統、儲能系統毛利率也分別下降4.56%和7.51%。

  今年一季度,大宗商品系統性上漲,3月初碳酸鋰突破50萬元/噸,鎳、鈷等基礎原料和負極材料類同步上行,成本上漲對電池制造環節的壓力達到極致。

  雖然財務報表對成本上漲反應滯后,但是寧德時代一季報披露后仍然引起市場嘩然,當期近500億元的收入,凈利潤不足15億元。

  二季度,雖然部分原料價格有所回落,并且采取產品調價,將成本向終端傳導等措施,使得當期單季度利潤恢復到66.8億元,但是資本市場仍然心存憂慮。

  寧德時代8月23日發布的半年報顯示,主營產品毛利率全線下滑,動力電池系統毛利率下降近8個百分點,儲能系統毛利率更是銳減30.17個百分點至6.43%。

  這種情況并非寧德時代一家,其他電池企業上半年利潤率也受到沖擊。

  其中,比亞迪的“汽車、相關產品及其他產品”毛利率16.3%,同比下降1.73%;國軒高科“動力鋰電池”毛利率12.49%,同比下降35.17%;欣旺達“電動汽車類電池”毛利率8.76%,增2.37%,“儲能類電池”毛利率18.57%,降5.86%。

  寧德時代披露半年報次日開始,公司股價連續下跌,半個月時間跌去100元,直至9月7日方才出現較為有力的反彈。

  拋開二級市場資金、情緒等因素不說,僅就基本面因素來看,至少現階段動力電池環節的成本風險并未解除。

  對比以上數據可以看出,最上游的鎳、鈷,以及正極材料和電解液等直接材料價格已有回落,但是最核心的主要矛盾并未解決。

  按照上述行研人士測算,2020年鋰鹽占電芯成本比例在10%左右,但是隨著近兩年碳酸鋰、氫氧化鋰價格的上漲,9月初時鋰鹽成本占比已經接近50%,“電池大部分成本是正極,正極的大部分成本是鋰鹽!

  這也是為何寧德時代董事長曾毓群先后多次“聲討”碳酸鋰的主要原因。只要鋰鹽價格不回落,寧德時代等電池企業利潤率就無法明顯恢復,除非在二季度調價的基礎上繼續漲價,而這個方式又會引起整車企業的不滿。

  還需要注意的是,碳酸鋰經過二季度的“季節性回落”后,8月下旬已經開始新一輪上漲。

  21世紀經濟報道9月5日曾報道指出,散單市場,電池級碳酸鋰價格已經超過51萬元/噸,甚至下游小廠在52萬元/噸的價格也有成交,同時該價格已經十分接近今年3月份的高點。

  若接下來供應增量低于預期,澳洲鋰精礦長協價進一步上調,電池、整車企業又何談成本壓力的緩解?

  (作者:董鵬)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編輯:萬可義

廣告等商務合作,請點擊這里

本文為轉載內容,授權事宜請聯系原著作權人

中新經緯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以其它方式使用。
關注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微信搜索“中新經緯”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財經資訊。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網站地圖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經緯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京ICP備17012796號-1]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8513525309 報料郵箱(可文字、音視頻):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22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經聞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亚洲第一久久久久久久久久
<track id="lpplp"><strike id="lpplp"></strike></track>

<pre id="lpplp"></pre>
<track id="lpplp"></track>

<track id="lpplp"></track>

<pre id="lpplp"></pre>